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文學頻道

陽明心學十講:第八講 無善無惡(上)

2019-07-08 09:15:35 來源:河源日報 司雁人

  “致良知”肯定不能作惡,王陽明進而強調,“有意為善”也不是致良知。心體上“有”即不能正,“性善”“性惡”無論哪一說成立,“良知說”都會失去意義。只有心之本體無善無惡,遇事良知才有用力處。

  第一節 緣起

  嘉靖六年(1527)九月,王陽明被朝廷起用,奉命赴廣西討伐思恩、田州一帶鬧事的少數民族。即將從紹興起程時,錢德洪和王汝中(畿)探討學問,汝中例舉先生曾經教誨的話,說:“無善無惡是心之體,有善有惡是意之動,知善知惡是良知,為善去惡是格物。”

  德洪說:“你認為這幾句話怎樣?”

  汝中說:“這幾句話大概還沒有說完全。若說心體是無善無惡的,那么,意也是無善無惡的意,知也是無善無惡的知,物也是無善無惡的物。若認為意有善惡,終究在心體上還有善惡存在。”

  德洪說:“心體是天命之性,原本是無善無惡的。但是,人心受到沾染,在意念上就有善惡。格物、致知、誠意、正心、修身,正是要恢復那性體的功夫。若意本無善惡,那么,功夫也就不消再說了。”

  這天夜晚,德洪和汝中在天泉橋陪先生坐,各人談了自己的見解,特向先生請教。

  先生說:“如今,我將要遠征,正想給你們來說破這一點。兩位的見解,恰好可以互為補充,不可偏執一方。我開導人的技巧,原本有兩種:資質特高的人,讓他直接從本源上體悟。人心原本是晶瑩無滯的,原本是一個未發之中①,資質特高的人,只要稍悟本體,也就是功夫了。他人和自我、內和外一切都透徹了。另外一種人,資質較差,心不免受到沾染,本體遭受蒙蔽,因此就教導他從意念上實實在在為善去惡,待功夫純熟后,污穢徹底蕩滌,本體也就明凈了。汝中的見解,是我用來開導資質特高的人;德洪的見解,是我用來教導資質較差的人使用的方法。兩位若互為補充借用,那么,資質居中的人都可被導入心學的坦途。若兩位各執一詞,在你們眼前就會失去心學信徒,就不能說你們完全領會了我的學說,掌握了我教人的方法。”

  先生接著說:“今后和朋友講學,千萬不可拋棄我的宗旨:無善無惡是心之體,有善有惡是意之動,知善知惡是良知,為善去惡是格物。只要根據我的話因人施教,自然不會出問題。這原本是上下貫通的功夫。資質特高的人,世上很難發現,本體、功夫一悟全透,就是顏回、程顥這樣的人也不敢自許,豈能指望他人?人有受到污染的心,若不教導他在良知上切實用為善去惡的功夫,只去懸空思索一個本體,所有事都不切實加以處理,這只不過是修養成了一個虛空死寂的壞毛病。這個毛病不是小事情,所以,我不能不在這里向你們講清楚。”

  這一天,錢德洪和王汝中都有所得。

  這是王陽明生前最后一次重要論學活動,既談了心學“道體”,也談了教學方法。活動因稱“天泉證道”,道體因稱“四句教”。教學方法根據不同對象已經說得很明白,無須再討論。“天泉證道”的重大意義,是陽明在臨近生命的終點,用這四句教言進一步夯實了自己的良知學說,同時也使心學有了一個更加簡明扼要的表達。

  注:

  ①未發之中:《中庸》:“喜怒哀樂之未發,謂之中。發而皆中節,謂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育物焉。”我們心中產生的喜歡、憤怒、悲哀、快樂等各種情感,不會影響到我們對事物的觀點,這種狀態叫做“中”;表達(對某事物)的觀點及情緒時采用恰當的方式,既不會令他人難受同時又能將自己的觀點表達清楚,這種境界叫做“和”。“中”是天下的根本所在,“和”是最普遍通行的準則。達到“中和”的境界,天地就秩序井然了,萬物就生長發育了。此即所謂中庸之道。

  第二節 王陽明的教育思想

  王陽明的教育觀念,以培養人的道德境界為指歸,即:學為圣人之道,學以變化氣質,學以致良知。他竭力反對“分尊德性、道問學作兩件”,認為應當把兩者統一起來,指出:“道問學即所以尊德性……豈有尊德性,只空空去尊,更不去問學?問學只是空空去問學,更與德性無關涉?”①他把德育和智育看成是相輔相成、相互促進的關系。

  郭沫若曾給予王陽明的教育思想以高度評價:“王陽明對于教育方面也有他獨到的主張,而他的主張與近代進步的教育學說每多一致。”②

  在教育觀念方面,王陽明提倡因勢利導、寓教于樂、教學相長、隨才成就。在教育方法上,他主張循序漸進,采用啟發式、講例子、打比方。在教育態度上,他允許人犯錯誤而改正錯誤。

  陽明認為,培養人的道德情操應從娃娃抓起,他在南安、贛州恢復社學,專門寫了一個《訓蒙大意》,發給諸教讀,對兒童教育的方針和方法提出了全面意見:

  今教童子,惟當以孝弟忠信禮義廉恥為專務。其栽培涵養之方,則宜誘之歌詩以發其志意,導之習禮以肅其威儀,諷之讀書以開其知(智)覺。今人往往以歌詩習禮為不切時務,此皆末俗庸鄙之見。

  大抵童子之情,樂嬉游而憚拘檢,如草木之始萌芽,舒暢之則條達,摧撓之則衰痿(萎)。今教童子,必使其趨向鼓舞,中心喜悅,則其進自不能已。譬之時雨春風,沾被卉木,莫不萌動發越,自然日長月化;若冰霜剝落,則生意蕭索,日就枯槁矣。故凡誘之歌詩者,非但發其志意而已,亦以泄其跳號呼嘯于詠歌,宣其幽抑結滯于音節也;導之習禮者,非但肅其威儀而已,亦所以周旋揖讓而動蕩其血脈,拜起屈伸而固束其筋骸也;諷之讀書者,非但開其知(智)覺而已,亦所以沉潛反復而存其心,抑揚諷誦以宣其志也。凡此皆所以順導其志意,調理其性情,潛消其鄙吝,默化其粗頑,日使之漸于禮義而不苦其難,入于中和而不知其故。

  若……責其檢束,而不知導之以禮;求其聰明,而不知養之以善;鞭撻繩縛,若待拘囚。彼視學舍如囹獄而不肯入,視師長如寇仇而不欲見,窺避掩覆以遂其嬉游,設詐飾詭以肆其頑鄙,偷薄庸劣,日趨下流。是蓋驅之于惡而求其為善也,何可得乎?③

  這段精彩論述概括來說就是因勢利導,就是順著兒童喜好嬉戲的特點,讓他們在歡娛中不知不覺地接受教育,成為有道德、有教養的人。這里特別強調了寓教于樂的重要性。

  在具體教學上,王陽明確立了少而精的原則:“凡授書不在徒多,但貴精熟。量其資稟,能二百字者,止可授以一百字。常使精神力量有余,則無厭苦之患,而有自得之美。”④

  陽明特別反對教師擺出高人一等的架勢訓人,他讀宋史,對程頤責備哲宗一事深有感觸。

  程頤(1033——1107),字正叔,學者稱為伊川先生,曾是著名學者周敦頤的學生,后來成為程朱理學的代表人物。他十八歲時進太學讀書,寫了一篇《顏子所好何學論》,太學教授、國子監博士胡瑗大加贊賞,當即召見,進行表彰。后來,程頤專以講學授徒為業,名氣越來越大,宋哲宗即位后,司馬光執政,以其為崇政殿說書,給小皇帝講課。

  做了帝師,程頤更加一本正經。一次,剛滿十歲的哲宗在課間休息時折了一根柳條,學著騎馬的樣子,自以為很是威風。這本是小孩子的天性,但程頤見了卻大不高興,當著宮女和太監們的面,將小皇帝責備了一番:現在正是春天,萬物生長,皇上怎能無故摧殘生命?草木和人一樣,皇上今日不愛惜草木,日后親政,又怎能愛惜百姓呢?這話道理并不錯,加上是教育皇帝,所以后來為程頤的弟子們廣泛傳頌。但這番斥責對于小皇帝來說,卻無法接受,他拋下柳條,轉身便走。司馬光聽說后也很不高興,對他的弟子們說:君主之所以不愿意接近儒士,就是因為程頤這樣的腐儒造成的。

  陽明贊成司馬光的看法,如果程頤與小皇帝一起做做游戲,再相機進行勸誡,效果不是更好嘛!他還進一步認為,即使是朋友之間互相批評、激勵向善,也應該采取適當的方法:

  責善,朋友之道,然須忠告而善道之。悉其忠愛,致其婉曲,使彼聞之而可從,繹之而可改,有所感而無所怒,乃為善耳。若先暴白其過惡,痛毀極詆,使無所容,彼將發其愧恥憤恨之心,雖欲降以相從,而勢有所不能,是激之而使為惡矣。故凡訐人之短,攻發人之陰私,以沽直者,皆不可以言責善。⑤

  王陽明要求朋友之間互相給他人提意見以利進步時,不要使對方覺得很沒面子,但卻要歡迎別人給自己提意見:“凡攻我之失者,皆我師也,安可以不樂受而心感之乎?”意在培養學生寬容博大的胸懷。

  在滁州任養馬的太仆寺少卿時,來聽講的學生多達數百人,陽明不是照本宣科地死摳經義,而是白天領著學生去游瑯琊山,去玩瀼泉之水,月夕則與學生環龍潭而坐,歌聲震山谷。陽明的教法是詩化的、審美式的,注重改變性情,改變氣質。

  他自己不擺架子,也要求學生不擺架子。嘉靖五年(1526)會試,錢德洪和王畿雙雙中試,但不滿于當國者攻擊王學,一商議,放棄了廷試,與會試下第的黃弘綱、張元沖一齊回到紹興。見了老師后,眾人說起一路上與人講良知學,有愿意聽的,也有不愿意聽的。陽明問道:你們可否知道為何有人不愿意聽?錢德洪等認為,不愿意聽的當然是一些腦子不開竅的人,但陽明不這樣看:你們擺著一副圣人的架勢去與人講學,人家見到圣人來了,都害怕,于是都走了;你們應該將自己看作是愚夫愚婦,才可以去與人講學。⑥

  王陽明還針對流行了上千年的師道尊嚴觀念,提出了教學相長思想,提倡通過學生和老師之間的交流,達到“是以明其是,非以去其非”的教學效果:

  人謂事師無犯無隱,而遂謂師無可諫,非也。諫師之道,直不至于犯,而婉不至于隱耳。使吾而是也,因得以明其是;吾而非也,因得以去其非:蓋教學相長也。⑦

  隨才成就是陽明的基本教育方針,他認定人的資質是有所不同的,教學要因人而異,每個人都應該選擇與自己性情相近的專業去努力,才有可能成材。

  一天,與弟子王畿、黃省曾等人閑坐聊天,天氣炎熱,他命弟子們用扇,省曾連忙起身說不敢。陽明笑了:圣人之學,從來不是如此束縛痛苦的,不是裝作道學的模樣。王畿也插話說:《論語·先進》中孔子與曾點言志一章,說的也是這個道理。陽明點了點頭。

  曾點,字子皙,曾參的父親,孔子弟子。孔子讓弟子言志,子路對以治國為志,冉有對以富民為志,公西華對以興禮樂為志,曾點的志向和他們不同: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詠而歸。”孔子喟然嘆曰:“吾與點也!”與其他三人志在從政不同,曾點的志向是:在暮春三月,已經穿上了春裝的時節,約上五六個成年人、六七個少年人,一起到沂水邊去洗澡,到舞雩臺去吹風,再唱著歌走回來。孔子長嘆一聲說:我贊成曾點的想法呵!

  陽明說,從這一章看,真正的圣人是何等寬宏包容的氣象。老師問眾弟子的志向,弟子們都一一作答,曾點卻飄飄然若無其事,不但不答,反倒去鼓起瑟來,這是何等的狂態。等到回答時,又不按老師的要求,盡是自己的狂言,如果老師不是孔子,而是程頤,早就斥罵起來了。但孔子不但不罵,反倒稱贊他。由此可見,圣人教人,不是用一把尺子裁量所有的學生,而是因人施教。如是狂者,便從狂處成就他;如是狷者,便從狷處成就他。何況人與人的稟性才情各不一樣,又哪里是一把尺子裁量得了的。⑧

  他還在嘉靖三年(1524)八月,詩意地稱贊了孔子這種教學態度:“鏗然舍瑟春風里,點也雖狂得我情。”⑨陽明這種教育態度,不知說是有先人暗示合適,還是說有家傳合適,反正有趣的是,他的曾祖王杰,也曾對門人稱贊曾點說:“學者能見得曾點意思,將灑然無入而不自得,爵祿之無動于中(衷),不足言也。”⑩

  講例子,打比方,是陽明最常用的授課方法。有弟子問,知識不長進怎么辦?他用仙家說嬰兒的例子,講學習知識要循序漸進。

  他說,嬰兒在母腹中的時候,只是一團純氣,有什么知識呢?出胎后才會啼哭,不久會笑,后來能認識父母兄弟,再后來能站、能走、能拿、能背,最后天下的事無所不能。這都是因為他精氣日益充足,筋力日益強壯,智慧日益長進,而逐漸就能做到的。他又用種樹作比喻:剛種根時,只管栽培灌溉,不要想枝,不要想葉,不要想花,不要想果,只要不忘記栽培,還怕沒有樹葉花果嗎?

  在教育過程中,學生犯了錯誤,特別是青少年犯了錯誤,或者干脆說任何人犯了錯誤,應當怎樣對待呢?王陽明堅持允許人犯錯誤,鼓勵人改正錯誤的教育方針:“夫過者,自大賢所不免,然不害其卒為大賢者,為其能改也。故不貴于無過,而貴于能改過。”

  陽明教學生讀古代典籍不要拘泥文句:“學者讀書,只要歸在自己身心上。若泥文著句,拘拘解釋,定要求個執定道理,恐多不通。蓋古人之言,惟示人以所向往而已。若于所示之向往,尚有未明,只歸在良知上體會方得。”陽明教學,千叮嚀萬囑咐,念念不忘的就是教學者致良知。

  注:

  ①《黃以方錄》。

  ②《王陽明禮贊》,《沫若文集》第十卷。

  ③《訓蒙大意示教讀劉伯頌等》,《全集》卷二。

  ④《教約》,《全集》卷二。

  ⑤《教條示龍場諸生·責善》,《全集》卷二十六。

  ⑥參見《黃省曾錄》。

  ⑦《教條示龍場諸生·責善》。

  ⑧參見《黃省曾錄》。

  ⑨《月下二首》二,《全集》第787頁。

  ⑩戚瀾《槐里先生傳》,《全集》卷三十八。

  參見《陸澄錄》。

  《教條示龍場諸生·改過》。

  《傳習錄拾遺》第30條,《全集》卷三十二。


編輯:梁軼倫
    上一篇:商貿興盛人煙稠密的省中心鎮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數字報
    Top 比特币价格走势k线图
    赛车pk10高手计划 2018时时彩平台排名 诸葛三肖主6码 九城为什么不做游戏了 百人牛牛天地玄黄技巧 大小倍投计划 星辰娱乐棋牌下载 稳赚不赔指标公式 pk10官网 竞彩足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