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文學頻道

我在湖邊等著你

2019-07-05 11:07:06 來源:河源日報 林燕翔

  湖綠如璧,綠樹莽莽,兩個七八歲的孩子在湖邊奔跑著。

  “哎喲!”小女孩摔倒在湖邊粗硬的沙子路上。

  “水妹,沒事吧?”前面的男孩跑回來一看,沒事,又撒腿跑了。

  “楷哥哥,等等我,等等我!”小女孩跟在后面喊著。

  “等等我!”喊著這句話的時候,若水一激靈從夢里醒來,此時,午后的陽光透過來,在她的發絲上鍍出一層金色。

  這個夢若水做了無數次,夢里的情景一如她眼前湖邊的景色。夢里的小女孩就是她自己,小男孩則是她心心念念的“楷哥哥”。

  “若水,若水,又發美夢啦。”直到一個聲音響起,若水才猛然回過神來,一抬頭,看到的是一頂碩大的斗笠,斗笠下是張略微黝黑年輕的臉,一雙有神的小眼睛。

  “是鄒書記啊,又想請同學來玩啊,還有幾間房,去看看吧。”若水隨手鎖好抽屜,從桌面拿起一大串鑰匙,示意年輕人跟她走。上臺階過庭院,房間隱在曲徑回廊處。“桃花塢”是一家庭院式的民宿,依據錯落有致的山形,蓋了20多間客房,院內小橋流水,院外則是雞鳴鴨叫,枇杷壓枝,沿著門前的路一直走就到了湖邊。

  鄒書記是深圳到這里扶貧的駐村第一書記,也是“桃花塢”的常客。

  若水原名李水娣,是個秀氣文靜的姑娘,她嫌名字土氣,一直告訴別人,她叫若水。她的家人在幾百公里外的海濱城市深圳,來這里工作的之前,她跟父母曾經爆發了一場激烈的爭吵:

  “那里又遠,工資又低,你為何非去不可?”爸爸氣急敗壞地道。

  “一個女孩子單身在外,舉目無親,我們會擔心的。”媽媽苦口婆心地勸。

  “那是我的家鄉,我愿意守著家鄉守著湖,這理由夠充分了吧!”這是若水最后的殺手锏。

  是的,若水不算外地人,她的家鄉就在桃花塢門前湖水的下面。聽爺爺講,上世紀50年代末,為了修建水庫(也就是湖的前身),她爺爺和幾萬村民一起,移民出來,水庫建成后,她的家鄉就沉在水底,萬頃碧波下面,就有她家的牛欄屋舍。

  其實,她也只說了一半,她在湖邊工作,還是為了等一個人,一個在她心目中面目已經模糊的人,甚至,她忘記了他的名字,只記得他叫“楷哥哥”。

  水庫移民故事很多,包括“回流”,就是遷出后不習慣當地環境又搬回來的村民。她的家和他的家,曾經就一起“回流”,一起在安置點做了幾年鄰居,垂髫的歲月里,他多次騎著“竹馬”,在她面前擺弄“青梅”。

  后來,她隨父母去了深圳,臨走前的那個晚上,“楷哥哥”給了她一塊石頭,對她說:“長大了回來好不好?我在湖邊等著你……”

  揮揮手,一別就是20多年。大學畢業,某天她收拾柜子,那塊刻有她名字“水”的石頭掉了下來,她蹲下身,握著石頭發了半天呆。在家里爆發了“戰爭”后,她如愿來了湖邊,當了民宿的工作人員。

  她心中一直期待某天,“楷哥哥”來到她的客棧,對她說:“嗨,水妹你好啊!”她要告訴她的“楷哥哥”,她一直在湖邊等著他……

  “就這幾間吧,這次有8位同學呢。”鄒書記轉頭,一句話將她從回憶中拉回到了現實。

  “好的,我登記一下,鄒書記謝謝您。”若水的感謝發自內心。近些年,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,深入開展精準扶貧工作,使農村的面貌發生了很大變化,鄉村游蓬勃興起,賞花摘果、釣魚徒步,人來人往,煞是熱鬧,村里的房子越蓋越漂亮,看到老家人生活得越來越好,若水感到特別欣慰。

  “桃花塢”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建起來的,這個庭院式的民宿客棧很受歡迎。鄒書記三天兩頭要來定房間給客人,這其中,很多是他深圳的同學和朋友。

  因為同樣來自深圳,他們之間多了一份親切和熟絡,偶爾還會開開玩笑,但僅此而已。

  日子如插了翅膀,一晃好幾年過去了,若水多方詢問,“楷哥哥”依然杳無音信。“桃花塢”遠離喧囂,都市的蘭膏明燭離得很遠,夜晚降臨,只有風吹過湖水的“嘩嘩”聲和雨聲敲打窗欞的“沙沙”聲陪伴著她,當然,還有那塊越來越光滑的石頭。

  這段時間村里扶貧工作剛通過驗收,鄒書記心情很輕松,周末又準備在“桃花塢”接待一幫同學。他的工作成績有目共睹,為村里做了很多實事好事,修橋修路,發動農戶養雞、種百香果,成立農業合作社,等等。而且他經常“頗有心機”地叫老同學們來玩,目的是讓這些同學幫忙推銷農產品。

  那天,3部黑色轎車緩緩駛入,車上下來5男3女,個個衣著時髦,看著鄒書記和他們打鬧的樣子,看得出關系非常親密。

  “楷,這就是你的家鄉,好美啊!”一個眉目如畫的女子喊道。

  “楷!凱?”若水當時一激靈,“你們誰叫楷?”

  “他,你們的鄒書記啊!”一位女子回答道。

  認識這么多年,一直叫他鄒書記,不知道他竟然叫“楷”? 若水手中的鑰匙掉到了地上。

  “我叫鄒遠楷,我也是水庫移民,后來一家人搬到了深圳,我是到了深圳才出生的。”鄒書記笑盈盈地說道。

  如被人施了定身法,翻江倒海的回憶襲擊了若水,她一下怔在了原地。

  “你是楷哥哥嗎?我是水妹,我一直在找的人是你嗎?”多年苦苦尋找,心上人原來就在眼前。若水的心快蹦出來,幾乎是顫抖地“捧”出了那塊石頭。

  鄒書記顯然有點吃驚。看到石頭后,他說,這是我哥哥喜歡的紫金黃蠟石,原來這些年你等的人是我哥哥,他一直“在湖邊”啊!

  他在湖邊,在哪里?

  第二天,“鄒文楷”墓前,若水白衣白裙,眼淚隨衣袂飄飛。那個熱心公益,陽光帥氣的男孩——鄒文楷,28歲那年,在參加某次公益活動時,因一場意外而離世。如他所愿,他被葬在家鄉,守護著他的湖,等待他的“水妹”。

  風過簾處水波興,湖水依然充沛,潤澤下游幾千萬百姓。多年后的“桃花塢”,若水和她的“楷哥哥”一起依然日復一日地守護著家鄉,守護著這如璧的“湖”。


編輯:梁軼倫
    上一篇:風水寶地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數字報
    Top 比特币价格走势k线图
    k频道在线精品备用 精准人工计划免费预测 恒达娱乐APP mg游戏中心 宝马线上娱乐mg线路检测 pk10外围投注平台 河北人社app下载 北京pk10人工计划app 二八杠棋牌正规 北京pk下载安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