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文學頻道

萬綠湖那邊

2019-07-05 11:02:39 來源:河源日報 鐘小巧

  在萬綠湖那邊,有一個村莊,那是大何的老屋。

  老屋只住著老何。

  我們跟著大何,翻山繞湖,驅車進入老屋,看見老何正在泊船,把兩只鼓鼓的蛇皮袋拖上岸,躬身曲背,呲牙咧嘴。大何忙奔過去幫忙,說,那么多魚,我們有食福啦。老何咳了兩聲,沒說話。

  大何迫不及待解袋口,倒出來一看,傻眼了,魚鱗都不見一片,全是垃圾。

  叫您網魚卻網垃圾,沒魚?大何氣咻咻的。

  有,公家的,不能網。

  為什么?

  禁了,你都不知多久沒回來過了。老何低著頭,說得很小聲。

  昨晚電話里您咋不說?我老板大老遠來,就是想吃萬綠湖的魚。

  老何不說話,低著頭,躬著瘦弱的身軀,徑直進屋去了。屋外墻體斑駁,屋內也簡陋,一灶一鍋,一桌一凳,像極了我家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樣子。只有那個流水嘩嘩響的水龍頭,流著現代氣息。據大何介紹,因建新豐江水庫,老屋人都移民了,只有他一家不愿走,是他祖父舍不得這里的山水。現在,是他的父親,子女都在城里安家了,仍不愿走,也是舍不得這里的山水。

  真是死腦筋。大何嘟囔了一句,掏出手機,走開去,似乎打了好幾個電話,然后回來對我們說,李老板、王秘書,屋里坐坐吧,泡點萬綠湖水的茶嘗嘗,然后周邊轉轉,再去市區吃飯住宿,我早訂好了酒店,什么魚都有,正宗萬綠湖的。

  老板沒進屋,而是打開車子的后備廂,讓我幫忙搬出折疊桌椅,工夫茶具。老板喜歡戶外運動,車上的戶外裝備一應俱全。

  老板對大何說,別折騰了,就在這地坪吃住。你看,藍天、白云、青山、綠水,還有你的老屋,你的老人陪著,多好,哪里找這么好的環境嘛。

  不知什么時候,老何提著一個黑溜溜的茶壺出來了。茶壺嘴冒著氣,里面還咕嚕咕嚕響。老何放下茶壺,向老板鞠躬,低聲說,對不住。

  老何的背本來就駝了,再一鞠躬,頭都快挨著地了。

  “別別,老叔別往心里去,別別,別聽大何亂說,我不是來吃魚的,我是……是來吃負離子的。”老板被這突如其來的鞠躬驚得語無倫次了。

  “負離子是什么?”老何突然警惕起來,問道。

  老板一愣,看看我,又看看大何,大笑起來,說:“看我這渾蛋,文縐縐什么呀,小王,你說。”

  我撓撓頭,說,是新鮮空氣吧。

  老何咧嘴一笑,轉身走開了。

  我們支起了鍋灶,煮著湖邊摘來的野麥菜。不知什么時候,老何變戲法似地給我們送來一只宰好的雞,說是自家養的。

  那頓飯,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飯,吃出了小時候的味道,雖沒有魚。但大何認為沒魚不成飯,總在叨叨,來湖邊,哪有不吃魚的理?

  晚上,我和老板睡帳篷,大何跟著老何睡老屋。老板呼嚕嚕的,似乎睡得很香甜。我卻睡不著。不知是習慣了都市的喧囂,還是被美妙的夜色迷住了,反正就是睡不著,數了星星,又數螢火蟲。湖水,山巒,老屋,黑成一團,靜在一處。突然,我感覺到了動靜,似乎是急促的腳步聲,還有一束光,一閃而過。可是,什么也沒發生。

  天麻麻亮,大何來到帳篷,壓低聲音說,睡醒沒?帶你們電魚去。

  我們貓著身子,像做賊似地沿上游湖岸走。大何告訴我們,說他昨晚偷偷出去了,在碼頭那邊朋友家借了電魚機,千萬別讓我老爸知道,他死腦筋。

  “站住。”突然霹靂一聲,閃出一個黑影,真像武俠劇里的人物,嚇得我們差點兒掉進湖里。

  原來是老何。

  老何奪下大何背上的電魚機,好像不認識我們似的,一聲不吭就走了。大何追上去,要搶奪電魚機,說,您瘋了?老板在這,您不是丟我臉,是丟我飯碗了。

  老何把電魚機往地上重重一摔,挺了挺躬著的背,聲音提高了幾十分貝,讓我不敢相信,眼前的老何,跟昨天見到的老何,簡直判若兩人。他說,網魚、電魚、炸魚,這不讓魚斷子絕孫了嗎?這不影響水質了嗎?聽說你們深圳人也吃這里的水呢,你們這樣做不是往自己嘴巴里撒糞嗎?

  看您說的,就一次嘛,能影響什么。大何卻壓低聲音說。

  偷魚賊都這么說。你一次,他一次,萬綠湖不完了?想吃魚,請老板下次再過來吧,我挖魚塘養魚,保準跟湖魚一樣鮮美。

  公家的,您管什么閑事。大何說。

  這叫閑事?生態保護,人人有責。老何說著便從褲袋里掏出一個牌,亮給我們看,牌上寫著:守湖人。


編輯:梁軼倫
    上一篇:陽明心學十講:第八講 無善無惡(上)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數字報
    Top 比特币价格走势k线图
   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通比牛牛玩法 极速赛车彩票规则 大赢家足球比分 时时彩全天免费人工计划 朋友一起的二人斗地主 棋牌房卡代理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二八杠生死活门口诀 万人炸金花那里能下载